佩雷兹:从垃圾桶里捡AJ鞋如何让我和乔丹成为朋友-

佩雷兹与乔丹佩雷兹与乔丹

  作者:美巡赛球员帕特-佩雷兹

  我上初中的时候,每个人都想买“乔4”,可我们不可能买得起一双新的乔丹鞋。

  我认识的一个人他扔了一双。我从垃圾桶拿出来,试了下非常合适。我把它带回家,清洗干净,正式拥有了我的第一双乔丹鞋,标志性的白色和水泥灰的组合,人人都想拥有。

  从三十年前的那一刻,到拥有现在一整面墙的鞋子,再到我的手机里有迈克尔-乔丹的号码,这一切永远不会过时,但永远也不会被视为理所当然。

  2017年我在马来西亚的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夺冠后,乔丹主动祝贺我,在41岁的肩膀手术后,我只是全力以赴,永远不知道我是否还有机会。

  他说如果我需要什么就告诉他,我马上要了几双鞋。一年后,我成为了乔丹团队的一员。

  之前我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乔丹,只是会偶尔见到他。但在几年前的夏天,我和其他品牌大使一起去了摩纳哥,我俩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。我跟“23号”可以独处,这是一种超现实的感觉。

  如果我回到过去,告诉那时候的自己,我能跟乔丹发短信,而且他会马上回复我。年轻的自己一定觉得我是异想天开。

  那次摩纳哥之行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和传奇人物一起抽着雪茄,喝着龙舌兰酒,方方面面都让人心潮澎湃。

  更棒的是乔丹,没有比他更好、更酷、更热情的了。有时你遇到你的英雄,却很失望。但乔丹是完全相反的。

  当我征战美巡赛后,我开始有能力可以收集乔丹鞋,特别是当“Flight Club”这样的地方开始出现,二级市场开始流行起来,让我更容易找到我喜欢的旧款。

  我收集乔丹在他打球时出名的那些鞋款,然后就从那里开始。如果停下来想想,这真是一个疯狂的爱好,我不得不重新装修办公室,为鞋子腾出更多的空间,里面的乔丹鞋简直就是一片美丽的海洋。

  我还没有正式统计过,但我现在大概有超过1000双乔丹鞋,而且它还在不断增长。随着我和“Jumpman团队”的合作,他们送来越来越多的装备。每次送货车在街上飞驰时,我就像过圣诞节的孩子一样。

  更酷的是,我的妻子——阿什利( Ashley)是如此支持我的这个爱好。她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酷的事情,我从一个从垃圾桶里捡鞋的孩子,变成现在乔丹的品牌大使,并与鞋上的偶像相识。最近我们一起看了 《最后之舞》”The Last Dance “的乔丹纪录片,这真的帮助她了解了乔丹和他的品牌在全球范围内有多大的影响力。

  我有一双特别的鞋是”Wahlburgers”,对我来说意义重大。演员马克-沃尔伯格(Mark Wahlberg)几年前在洛杉矶参加捷恩斯邀请赛时,给我带来了”Wahlburgers”鞋的惊喜。他邀请我们去吃晚饭,并把鞋丢给我,这让我很惊喜,因为这鞋超级罕见。

  我还拿到了“Travis Scott”系列的所有鞋子,我非常喜欢这款几年前发布的复古“Flu Game”鞋。不过,没有什么比团队为我做的“Cement IV”高尔夫球鞋更有意义了。从第一双从垃圾桶中翻出来的破鞋到现在定制的高尔夫球鞋,世界上只有两双,我真的是无法忘怀。

  有人问我“Cement IV”高尔夫球鞋是怎么来的,我告诉他们这个经历很疯狂。在摩纳哥,我坐在乔丹旁边打牌,他到外面抽雪茄,邀请我拿上龙舌兰酒一起去。

  当时“11”刚推出,我提到它配在高尔夫球鞋上有多棒,并重申了我对4代的喜爱,他说:”那就做4代吧。”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,他告诉我只要和Gentry Humphrey(乔丹鞋类副总裁)谈谈就可以了。

  几周之内,两双“Cement IV”高尔夫球鞋被送到了家里。当你得到一个传奇人物的祝福,他和背后的人一起开绿灯,简直就是那么简单。

  我和演员比尔-默瑞(Bill Murray)的关系也很酷。

  这么多年来认识比尔绝对是一种超现实的感觉。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03年,他对我前一年在圆石滩的成绩意难平。

  多年来我们经常见面,但在2015年左右,当“William Murray Golf”的事情开始起步时,他邀请我加入,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为这个品牌工作。

  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契合,我喜欢他们想让高尔夫变得更加轻松、有趣和易懂的想法。

  虽然我们通过这个品牌走得很近,但当你和他一起在圆石滩打球时,站在球道中央,你意识到你和Carl Spackler,“Big Ern”McCracken或者Dr. Peter Venkman(演员比尔-默瑞所饰演的角色)搭档时,这感觉简直太奇妙了!

  这真的让你感到了过去几十年的疯狂,那时候的我绝对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,因为那时的我刚从垃圾桶里翻出来一双乔丹鞋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