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马2-13创中国历代第二 这个四川小将前途无量

  摘要:这位彝族“00后”的首秀成绩,超过现役“四大金刚”。

  2020年南京马拉松暨全国马拉松锦标赛,以男、女各有四人破2:10和2:30大关而石破天惊,成为中国马拉松史上总体水平最高的一场精彩比赛。

  本文的主角虽然不是那八人之一,但也交出一份惊艳的成绩单:首马2:13:07,净时间2:13:06!

  这位马拉松初哥,就是20岁的四川队小将杨克古。

  他由此跃居中国年度第14,仅比成都马拉松冠军李子成成绩慢1秒,比南马第十名杨乐慢2秒,比年度第11高鹏、第10杨春龙均慢3秒。

  他的成绩也胜过现役四大高手的首马表现:

  多布杰 2:13:15,2016年重庆(22岁);

  董国建 2:13:23,2010年大连(23岁);

  彭建华 2:13:27,2019年徐州(22岁);

  杨绍辉 2小时27分,2012年重庆(19岁)。

  笔者所知,这应该也是中国历代第二快首秀成绩,仅次于在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首马夺冠的张国伟的2:12:17。

  而且杨克古是个“00后”——去年刚到可以报名马拉松的年龄,比上述大多数人起步都早。

  这就意味着,如果他的竞技生涯能和董国建一样长寿,那至少还可以再跑十几年;就算平均每年只提高半分钟的话⋯⋯

  这位马拉松潜力给人留下巨大想象空间的小将,究竟是何来历?不久前,笔者就此采访了他和他的教练韩刚。

  被逮着跑步的彝族放羊娃

  2000年6月,杨克古出生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一个农民家庭,小时候要帮家里放牛牧羊。

  在彝族语言中,“克古”的意思是“好好努力、克服困难”,他解释说。

  和董国建、多布杰一样,他家乡也地处高海拔——平均两千七八百米,最低也有2500米。

  地理环境的得天独厚,导致盐源县成为四川的“长跑冠军摇篮”。

  “我们县长距离项目是四川省最强的,前几名都被我们县包办,被称为‘小肯尼亚’。

  “没训练过的小孩,(5000米)随便一跑就是十五六分,到省里比赛也能拿冠军。

  杨克古的启蒙教练,以前也是练中长跑的,回到他们学校教书后,就带着一帮有共同爱好的学生训练;如今弟子遍布北体大、成都体院等体育校院。

  他十三四岁的一天,被这位教练叫过去,和在后者手下练了两三年的学生一起跑3000米。

  “结果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跑过我,我还把他们拉下150米左右。

  但杨克古并没有从此爱上长跑,因为他不知道跑步有什么用,生怕耽误上课,就没去训练。

  那位教练却相中了他,一直向其他同学打听:那天那个孩子怎么没来?

  教练先是通过同学转达,后来每天一放学,就亲自来教室逮住杨克古去训练。

  “我看他那么老了(四五十岁),每天还要爬四层楼到我们教室,就不好意思,只好每天按时去训练。

  2014年,杨克古第一次在凉山州比赛中拿第一。同年8月,经一个在北体大上学的师兄介绍,他直接进了省队。

  进队时,主任让他测100米、400米和立定跳远,然后说:可以,就留着训练吧。

  他先跟师兄到四川省田径训练基地犀浦。后来省中长跑教练韩刚带队从云南回都江堰基地,特意开车过来看他。

  第二天主任告诉他,以后你就跟着这个教练练吧。

  他于是跟着韩刚回到都江堰,从此一直师从这位中国破2:09第二人、至今仍高居历代第四的名宿。

  通向首马之路

  杨克古进队之初练的专项,其实是中跑:1500米和3000米(前者PB 3分53秒)。

  后来他才慢慢往长距离方向发展。2019年先转型5000和10000米,随后又多了半程和全程马拉松。

  另外三项他的个人最好成绩如下:

  5000米 14:10.35,2019沈阳;

  10000米 29:52.78,2019金华;

  半马 1:05:07,2020舟山。

  他的战绩包括:

  2019年全国越野跑锦标赛青年组8公里冠军;

  2019全国青年田径锦标赛5000米、10000米冠军。

  2019年冬天,杨克古开始准备马拉松,周跑量提高到180公里左右,“练得很系统”。

  长距离通常是长短交替:这周跑30公里、下周36公里。

  前者按3:15/km配速;后者3:20起步,后面慢慢加速到3:17,最快3:15,平均大约3:19。

  南京赛前,他没有定成绩目标,“只想把训练水平跑出来”。

  太原马拉松冠军杨成祥问他:明天打算怎么跑?他回答:明天就自己跑吧。

  比赛开始后,杨克古起先跟第一集团,但队友毛阿木没跟。他的手表显示,配速一直在三分一二秒。

  跑到8公里多,杨克古想起以前彭建华跟自己说的话:如果你首马跑崩了,以后你会再也不想跑马拉松。

  于是他决定保守一点:“不能跟他们跑,因为他们水平都在2小时10分多一点,跟他们我肯定要跑崩。

  他把配速压到三分四五秒,就这样慢慢降了下来,掉出第一集团。

  前面跑有点快的杨成祥,在十四五公里也掉了下来,跟着他和其他人跑了一阵,后来又掉出这一集团。

  杨克古前半程用时66分28秒,后半程66:39——只慢11秒。人感觉还好,没有特别不适。

  后半程他追了好几个,包括贵州名将赵长虹等人;“他们前面跟第一集团跑快了,可能消耗了体力、各方面原因吧。

  41公里,他追上青海队名将兼教练尹顺金,最终拿到第11名,紧随跌倒后挣扎过线的杨乐。

  对于自己的首马表现,杨克古评价说:“还可以,但也不是特别满意,还是得向前努力。成绩好的太多了,我这个成绩不算什么。

  他觉得自己其实还可以发挥得更好——如果是从高原过去参赛的话。

  原来,他现在也是上海体育学院的一年级新生,自9月起就一直在上海上课,要等放寒假再归队,赴云南冬训,备战2021年的比赛。

  教练韩刚:2:13超乎我想象

  “杨克古的南马成绩超乎我想象。赛前我估计能跑个十七八分左右。”四川队教练韩刚告诉笔者。

  原因是他毕竟是第一次跑全马,缺乏经验。半马他虽然参加过几次,但全程和半程毕竟有很大区别。

  究其原因,韩刚认为一是杨克古2019年冬训练得扎实,尤其从2020年1月到4月份,“练得特别好”。

  以前他的长距离量比较小,最多只到二十几公里;而去年冬训增加到30、35乃至40公里。

  而且从去年2月份起,他就专心训练,没怎么跑比赛,只参加上虞全国田径锦标赛,收获5000、10000米两个第五。

  另外,“南京赛道、气候都比较好,而且跟那么多高手一起比,互相带一下,可以把成绩带出来”。

  四川队另一男子主力、1999年出生的毛阿木,南马以2:17:30排名第31;四川队男女均收获团体第七。

  对比手下这两员彝族小将,韩刚表示:

  “杨克古这几年训练比较系统,成绩好一点;但毛阿木技术动作比杨克古好一点,就看他们面对比赛的心态吧。他们还是小孩,冲劲比较够,但还要多锻炼。”

  年全运会,杨克古应该会参加5000、10000米和马拉松三个项目——视比赛规程和时间安排而定。

  至于商业比赛,四川队现在一般不让参加,队员参赛必须征得领导批准才行。

  “仁寿半马是四川田径协会主办的,他们以特邀形式参赛。而成都马拉松是商业组织办的,跟我们没有太大关系。”韩刚指出。

  (洪立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